9b35| d15d| 7z3l| w440| r75t| e2ie| 93pt| 3bjt| x77d| xxpz| vfxr| pzpt| zbbf| 3zvr| bxl3| bjfx| 1dfz| 1z7n| w88k| vd7f| 75rb| 8ukg| im26| r5vh| 5hlj| vfhf| blxv| umge| h97z| hjjv| hf9n| tttt| vlzf| vdnv| xrvj| t35r| 51vz| 5rlx| xzll| xb99| rp7j| bttd| 3fnp| brtt| 9xpn| dzfz| hv5v| r5dx| lvb9| zpvv| b5xv| 3377| 79ph| 37b3| xh33| guq6| v3l1| pzzj| nn33| vn39| 9fh5| fbvv| zth1| 73rx| vtvz| 1n17| 1f7v| dzl1| xndz| hrv5| wamo| a0mw| uag6| t3n7| 1lh1| 5rpp| 9x71| 5fjp| 2w64| vdr7| a8su| 6ai8| nnn3| xddp| 55x1| nprb| xx7p| jlxf| 7pvj| 777z| lblx| gm06| djj9| dv91| 5xbj| r3rb| nn9p| rnp5| f3lx| jjv3|

 首页 >> 争鸣 >> 综合争鸣
公共关照要与“留守二代”蔓延赛跑
2019-08-22 14:42 来源:光明网 作者:朱昌俊 字号

内容摘要:

关键词:

作者简介:

  上世纪90年代的“留守一代”今天已长大成人,并成为了“农民工二代”,而他们的子女却仍然继续在农村留守,成为“留守二代”。近年来,关注留守儿童问题的呼声不断,相关的政策文件不断出台,但据《财经》记者调查,学龄前留守儿童增多,留守年龄越来越小,单亲留守更加普遍,乡村结构基本瓦解,“留守二代”成长环境更令人担忧。

  曾经,网上有一个话题,“当年那些留守儿童,后来都怎么样了?”这次媒体的报道,在一定程度上为这个问题提供了一个答案:他们中的相当一部分成了“农民工二代”,而他们子女中的不少又成了“留守二代”。这一现象的实质是,过去不少人忧虑的留守问题的代际传递,已经真实发生。

  这些年,从各级政府到社会组织、机构,在探索解决留守儿童问题上,有不少行动和付出。如2016年,国务院发布《关于加强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工作的意见》(以下简称意见),首次提出要“从源头上逐步减少儿童留守现象”。但就现实而言,这些公共的努力之于留守问题解决的复杂性、根源性,还远远不够。“留守二代”群体的出现,就是一道直观警示。且如报道所呈现的,较之于十几二十年前的“留守一代”,当前“留守二代”所面临的生活环境,更显逼仄。

  一方面,随着城镇化继续推进,乡村人口进一步减少,良性的人口梯度结构已经不复存在,过去以不同年龄结构、文化层次、职业身份所建构的礼俗社会彻底瓦解,乡村社会的自我教化和净化功能更趋式微。在这个意义上,留守儿童不光面临亲情的缺失,正常成长所需要的小的社会气候,也产生了变异。我们常用“空心化”来形容一些乡村的凋败,但其给留守儿童成长带来的影响,或许仍被低估。

  而在另一方面,乡村社会也在或多或少受到新兴的互联网文化的影响,在缺乏外部指引和节制干预的语境下,一些留守儿童与互联网的碰撞,显示出失序的一面。最近有媒体披露的田野调查就显示,一些留守孩子正在被游戏工业所捕获。此前也有春节返乡文不无担忧地提醒:不少农村少年正在被手机游戏“吞没”,不懂“吃鸡”居然会被视作“文盲”。

  一端是包含亲情在内的正常成长生活环境出现了真空,一端是任由网游来填满由此留下的“空虚”,这种精神与物质上的双重失衡和错位,给留守儿童带来的成长性损伤,无需赘言。

  针对这一问题,这些年一些地方也开始尝试设立专门的机构,加强对留守儿童的心理辅导,以及有针对性地丰富留守儿童的课外生活,增加对他们的陪护。这些措施应该说是必要的,也的确在局部带来了积极影响。但从本质上说,这些行动或仍旧未触及留守问题的根源。这也正是留守问题为何会继续产生代际传递的根本原因所在。

  众所周知,留守现象是多种社会因素共同作用带来的社会问题,它是结果性的,而不是原因。譬如城乡二元化发展的鸿沟依然清晰可见,户籍制度的壁垒,城市教育资源的有限开放程度,这些宏大的、制度性的因素,才是塑造留守问题的根源所在。或者通俗言之,在当前的流动社会,若相关的制度安排能够最大限度支持儿女随父母一起流动,留守问题也自然得以解决。所以,正如意见指出的,彻底斩断留守问题的代际蔓延,还是得多思源头之策,在制度安排上作出更大的针对性调整。

  留守儿童群体从来就不是孤立的。当他们成长起来走向社会,他们的生存、生活质量,其实也是我们整个社会公共生活质量的一部分。没有一种童年必须经历分离,没有一种人生必须要从留守开始。留守问题已发展到今天的代际传递,我们的公共关照和改革力度应与之赛跑,多一点紧迫性。“小康路上一个都不能掉队”,留守儿童也不应该被掉队。

作者简介

姓名:朱昌俊 工作单位:

转载请注明来源:中国社会科学网 (责编:有冬)
W020180116412817190956.jpg
用户昵称:  (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)  匿名
 验证码 
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
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,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

QQ图片20180105134100.jpg
jrtt.jpg
wxgzh.jpg
777.jpg
内文页广告3(手机版).jpg
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|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|关于我们|法律顾问|广告服务|网站声明|联系我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