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meq| n71l| f1vx| h1tz| hvp9| 1j55| 93h7| 5h1v| 597p| hvjx| rb7v| p3tl| fn9x| bdrv| m2wk| v57j| jb1z| 3h5t| yqm2| l173| rxln| td3d| d7rb| x91v| dnf5| h71l| 15jp| bx3v| 7txz| b3f9| vh9r| d99j| j3pf| flpt| 4y8g| bdrv| wuac| 3h5t| bvph| 3lh1| xlbh| o8qi| vtfx| xvld| j19f| v33x| km02| phnt| pz1n| 0ks6| bptr| o88c| p35f| 19lx| 17bh| bv95| xnrx| prnz| tlrf| dnht| zdbh| ftt7| z15t| dvzn| u66q| 5t3v| vnrj| x7df| 0ao0| 1fnh| 7pth| n1xj| l535| vjll| bz3n| ey6u| 79ll| rll5| v9pj| vfrd| bv95| zz5b| 282m| rl33| l37n| x33f| lfzb| xp19| 97pz| 0gs8| dlrr| j55h| hlln| jtdt| 5f5p| qiom| lvdn| brdx| 8wk8| h3j7|
笔趣阁 > 秾李夭桃 > 第四十五章 合伙

第四十五章 合伙

        孙掌柜停了停,往前挪了挪,看着宋师爷,接着道:“先生也知道,我们东家兄弟两个,无依无靠,很不容易,若不是实在入不敷出,也不想让我出来开这个茶坊,我们东家这样的,真有点什么事,哪有自保之力?这生意做大了固然好,可做大了,就要招人眼,就要招出些眼红生事的人,先生你想,岂不是得不偿失?

        可要是眼睁睁看着这样的机会错过,我是打心眼里不愿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倒不如,先生入个股,我和东家说了,那家宅院二百两银子,先生拿一半,我们东家拿一半,往后挣了银子,就二一添作五,一家一半,这个铺子虽说小,倒也能挣些钱,先生看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宋师爷听的楞神。

        孙掌柜见他没说话,又把椅子往前挪了挪,低声道:“不管先生能不能瞧得上,我心里头,拿先生当知已看。

        先生这个年纪,该多为自己打算打算,几个侄子都还没成家,往后正是用银子的时候,大侄子又是个聪明争气的,往后要进学,用银子的地方多的很,可不能让孩子再为了生计……又象先生这样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宋师爷眼圈一下子红了,忙用衣袖按了按眼角,看着孙掌柜:“二一添作五多了,就三七开吧,我三,你们东家拿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先生就别客气了,先生虽说只出了一百两银子,可这茶坊往后做大了,就得全靠着先生照应才行,我们五爷虽说小,可也是个明理懂事的,一半真不多,就这么说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没两天,孙掌柜和宋师爷就办妥了房契等诸事,挑了个吉日,动工将两个院子打通,重新收拾布局。

        举人老爷的宅院果然修的十分雅致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小幺一处一处仔仔细细看过,原样不做大改动,就是去掉了许多重重叠叠的门和门槛,拆掉了几堵女墙,让整个院子显得极其敞亮通透,这么一改,这紫藤居外头看着平常,里面却是别有洞天。

        孙掌柜又在城里招了六个茶博士,趁着修整宅院,李小幺将六个新招的茶博士,连同赵五哥、张狗子一起,好好的教导训练了小半个月,宅院修整好了,人也训的差不多了,紫藤居低调的重新又开了张。

        重新开张后,李小幺不动声色的将紫藤居所有杯碟碗筷,全部换成了郑城能买到的,最好的细白瓷器。各色茶汤、点心、酒水,份量去了一半,价钱却涨了一倍。

        宋师爷再坐到紫藤架下,看着明亮干净的能当镜子的桌面上,摆的茶水点心,漂亮精致的如同一幅画,感慨不已:“老孙啊,你们东家,这眼光见识,厉害!是做大生意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孙掌柜陪坐在旁边,笑的眼睛眯成一条缝,“我们五爷在太平府住过一阵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宋师爷果然说动严府尹,将中元诗会开在了紫藤居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场诗会下来,严府尹满意非常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紫藤居,从房屋花草,到吃食茶酒,处处让他感受到了太平府的那份清雅讲究。

        袁大帅是在太平府长大的,更是觉得亲切非常,在这偏远荒凉的郑城,总算感受到了一丝太平府的精致讲究。

        接下来的几场文会、诗会,紫藤居自然就成了不二不选。

        过了重阳节,紫藤居就成了郑城及附近几个县和镇上,文人士子们心中最清雅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紫藤居最东边,一个藤树掩映的小院落里,李小幺躺在摇椅上,正看着新到的一份邸抄。

        邸抄中间,竟然夹了一份北平国二皇子苏子诚写给吴国皇上的……书信?算是书信吧。

        信中几乎每行都提到福宁公主,情真意切的泣血表述下,却是咄咄逼人的质问,吴国为何屯兵郑城,不动分毫?难道就这样眼睁睁看着公主受难无动于衷?兄妹之情竟淡漠至此?

        李小幺往后靠在椅背上,举起邸抄,又看了一遍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的书信,竟然抄到了邸抄上,谁让抄的?想干什么?责备的不是父女之情,而是兄妹之情淡漠,妹自然是福宁公主,那兄呢?哪个兄?有能力淡漠的兄,只有大皇子了,这么看来,朝廷还是吴贵妃的朝廷,太平府,也是吴贵妃的太平府么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书信上了邸抄,这是要造势,这么说,这郑城,太平不了几天了?

        李小幺放下邸抄,眯着眼睛仔细盘算了一会儿,跳起来,站着想了想,又坐了回去,这个时候外面客人还多着呢,出去容易被人看到,还是等晚上再说吧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事,也不急在这一时,唉,要是有个丫头用着就好了,小厮也行啊,至少不用自己出门找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晚上,李小幺和孙掌柜说了自己的猜想,吩咐他多多存些米粮茶酒,以备万一。正好,已经是深秋,东西也能存的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孙掌柜现在对李小幺已经很信服了,第二天就找了几个短工,开始忙着打扫库房,收粮收米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天一早,张狗子往大车店送了信,隔天上午,李宗贵赶进城,接上李小幺回山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小幺将邸抄拿给李宗梁和魏水生看了,商量了一晚上,第二天,李宗贵和李二槐将李小幺送回紫藤居,就带着孙七弟等人去买粮买药买衣物布匹等等。

        忙了几天,东西买的差不多了,李宗贵拎着衣物行李,赶到紫藤居住下了,他得看着李小幺,既然要不太平了,李小幺一个人在郑城,几个哥哥哪能放的下心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过了没两天,一天晚上,已经过了酉末,宋师爷带着当值的衙役,提着灯笼,急急的拍开铺子门,叫了孙掌柜吩咐:“赶紧让张大姐准备几盒上好的细点,明天寅末我来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出什么事了?”孙掌柜唬了一跳,急忙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宋师爷闪身进来,反手掩了门,低声解释:“别怕,不是坏事,刚接了信,朝里来了钦差,明天就进郑城了,我和大人明天一早得出城迎钦差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钦差?是哪位大人?咱们郑城出什么事了?怎么惊动钦差了?”孙掌柜惊疑不定的追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没事,这钦差来,跟咱们关不着,你放心。”宋师爷停了停,叹了口气,低声道:“来的是吴使司,是吴贵妃的叔父。别担心,咱们大人,你也知道,就是吴家门下出身,看样子,吴大人是来督战的,唉,这事,你不用管,没事,别管这些,有我呢,赶紧让张大姐起来做点心,用心做,拿出本事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孙掌柜连声答应,将宋师爷送出门,透过门缝,看着他走远了,不敢提灯笼,摸着黑匆匆赶到东边角落里的院子前,摸索着拉了拉门头上面的一根麻绳,这是李小幺做的门铃,拉了这绳,屋里的小罄就被敲响,省得一拍门,惊动了满院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大姐跑出来开了门,孙掌柜闪身进了院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宗贵披着衣服,已经出了厢房门。

        几个人聚在正屋,孙掌柜将刚才的事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小幺裹着斗篷,拧着眉头出了一会儿神,吩咐张大姐,“大姐辛苦了。看样子这个吴钦差一路上是悄悄过来的,路上肯定十分辛苦。点心要做的清淡和软,正好今天下午刚收了不少菊花,做个菊花糕,加一份红豆糕,再做两样软和一些的咸味点心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大姐答应了,赶进去换了衣服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宗贵点了盏灯笼递给孙掌柜,孙掌柜先将张大姐送到厨房,又去把几个厨下的人和赵五哥叫起来,几个人生火的生火,揉面的揉面,忙碌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两人出去了,李小幺取了一叠邸抄出来,从最新一张开始,一张一张往前仔细看了一遍,合上邸抄,默想了一会儿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伸长着腿,往后靠在椅背上的李宗贵,叹了口气,“照理说,这钦差出来,邸抄上必定要写的,这吴钦差,明天就要进郑城了,郑城府衙这会儿才接到信儿,看来,这一趟的钦差,是要打谁个措手不及,或是怕惊动了什么人,所以才要悄悄的来,严府尹是他们吴家门下出身,今晚得了信儿,那城外的那个大帅呢?今晚上得了信儿没有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宗贵摊着手,表示自己不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小幺也没指着他知道,不过找个说话的人。低着头,将邸抄一张张重新收起来,慢慢整理着心里乱纷的思绪。

        好一会儿,才接着道:“我总觉得,吴钦差来的这件事,那个袁大帅还不知道,贵子哥,不如明天一早赶到北门外守着,也许能看到是谁去袁大帅营里送的信,看看那个大帅,得了信儿多大会儿能赶过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宗爽快贵点头:“好,明天天一亮我就出去守着,只一样,我不在城里,你就在这院子里呆着,哪儿也别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你放心。”李小幺心不在焉的答应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严府尹和袁大帅一个是吴贵妃的人,一个是大皇子的人,本来是两路,可照这一阵子文会上的相处来看,两个人至少表面上看着,还是一团和气,如今吴钦差来了,这一团和气,还能不能团得下去?

  http://www-biqugex-com.oen8.com/book_39309/26352415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biqugex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m.biqugex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