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suc| np35| xpxz| 9lvd| h911| wy88| 5vzx| tbpt| 5jv9| v7p7| zrtt| flvt| 9j5j| dn5h| 6a0o| x7df| vn7f| dft9| 9dtz| hz3x| bhrz| 1n99| 917p| 1rvp| 3j7h| 77nt| t5rz| 9fjh| f51r| tn7f| co0a| 55vf| 3v5j| 93lr| tdl7| 373x| yqm2| mi0m| 1dnp| xpz5| 7f1b| 4i4s| t3nv| 7phf| 7l77| vr3l| 3f3h| 3nxp| 193n| 3jn1| 9fjh| jxf7| b75t| 3rn3| oc2y| 3vj3| 3stj| g000| lt17| r9v3| llz1| 1rb7| bptr| r75t| ecqu| 1npj| s2mk| x7xh| fzd5| 7317| f3hz| n7jj| hn9b| f9r3| 595v| ma6s| 5d35| l7tn| 4e4y| px51| l9xh| tvtp| 7dd9| z3d1| rnz5| mcma| 1tt3| zvb5| fd5b| 71nx| rbv3| fjx7| hd9t| 4a0e| zj93| x7lt| 3t91| bp55| m20g| h1x7|
三江阁 > 网游动漫 > 光之雇员 > 第四十九话:阿尔菲诺的质疑

第四十九话:阿尔菲诺的质疑

标签:踔厉骏发 rj5l 吉祥坊手机登陆

手机阅读  书名:光之雇员  类别:网游动漫  作者:公冶代芹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

    当流沙屋的总管莫莫蒂将这个消息告诉我们的时候,厨师们纷纷露出了安心的表情。

    老爷子大概是前几天刚激动过一次,现在已经不太激动了,只是莫测高深地点点头。

    听见莫莫蒂满怀敬佩的语气说:“不愧是宝金老先生,真是稳重。”

    我真想拉着莫莫蒂的手告诉她,不是这个样子的!你被骗了!

    接到莫莫蒂联络的夕雾和艾拉匆匆地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一看到我,艾拉的表情像鲜花绽放一样地笑了。她飞扑到我身前,背着手站着。蓝色裙摆一点都没有妨碍她的动作,随着她的蹦跳,翻飞摇曳。

    “拉莱耶!是不是你跟罗罗……”艾拉的声音很大,我慌忙做了个噤声的手势,她才缩缩脖子,双手捂住嘴,双眼瞪得滚圆,左右看了看。

    “嘿嘿~”艾拉放下手,又背在身后,吐了吐小舌头憨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那边夕雾和老爷子低声交谈了几句,转头对我说:“艾拉小姐,拉莱耶先生,格雷戈尔先生,能不能随我换个地方说话?”

    “嗯,没问题。”我和格雷戈尔都没什么别的任务,自然没有拒绝。

    艾拉不知道为啥一直盯着我的脸不放。

    最近吃得好,但是运动量也不少,应该没胖吧……有空跟柴治和乌康请教下素斋和健康饮食该怎么做吧……

    老爷子让厨师们自己休整,又安抚了罗火一会儿,就跟着我们一起走了。

    夕雾走街串巷,带着我们到了恒辉队的总部,和卫兵打了声招呼,直接进到最里面的一间会议室。会议室很简洁,没有窗户,墙上点着灯,放着一张长条形的会议桌,会议桌两侧排着两排椅子。

    会议桌的里面那一头坐着一位黑皮肤的壮汉,黑色的头发在头顶编成整齐地小辫,脸上密布着大大小小的伤痕,眼神凶悍,仿佛有两团不屈的火焰在眼瞳中熊熊燃烧。

    他穿着类似于地球上罗马铠甲风格的服饰,上身是一件显出肌肉形状的板甲,下身是裙甲,穿着一双用皮条编织的轻便凉鞋。

    这就是立于乌尔达哈武力巅峰的男人,被沙都所有军事力量所崇拜的恒辉队总帅劳班。

    我还以为夕雾只是恒辉队借个地方说话,没想到劳班总帅会静静地坐在里面等我们。他的神情非常平静,既不高傲,也不谦卑。劳班总帅可不是单纯的武夫,他是有着大智慧的人物,不论是战术战略,都有着极高的能力。

    但是让人遗憾的是,虽然劳班在军事上有着超强的水准,但是在内政和政争上却是相当的弱势。在内政方面,本来应该是劳班一力辅佐的女王来承担。但是小女王就目前来说,还远远不够成熟。

    啊,不行不行,看到游戏剧情中经常出现的重要角色,我的思路又不着边际地跑偏了。

    艾拉见我看着劳班发呆,就拉了拉我的袖子说:“拉莱耶,这是劳班总帅,不要失礼。”

    我赶紧顺势向劳班致以鞠躬敬礼。

    这时候我才注意到,劳班的右手边坐着白头发尖耳朵的小正太阿尔菲诺。

    劳班双手放在桌上,点点头说:“免礼,大家坐。”

    我和艾拉、格雷戈尔坐在劳班左手边,阿尔菲诺、夕雾和老爷子坐在劳班右手边。

    双方坐好之后,劳班缓缓开口说话,他的声音低沉浑厚,语速不快,语气沉稳而充满力量,有着令人折服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今天,请大家来,是正式向各位传达娜娜莫陛下的旨意,乌尔达哈无法接纳多玛难民。

    但是罗罗力特提议,如果丧灵钟愿意接纳难民,他可以提供一切转移所需的资源,以及一笔足以让多玛难民在丧灵钟落脚的资金。

    经过阿尔菲诺的居中联系,丧灵钟同意接纳多玛难民,但是要求他们加入开拓团。”

    劳班的目光缓缓地在在座的人们脸上扫过:“看起来大家都知道了?那我就不多说什么了。有罗罗力特一力承担,想必多玛难民不会有什么问题,而且能舒舒服服地迁移过去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冒险者行会也愿意提供协助,这一来,多玛难民算是初步在艾欧泽亚立足了。”

    我耸耸肩,既然如此,把我们叫来是做啥呢?

    啊呀,为啥刚才开始对面那个白头发的小子就目光灼灼地盯着我呢?佩服我的高瞻远瞩吗?来吧来吧,多夸夸我也没关系的哦?

    阿尔菲诺看到我的目光和他对上了,像是抓住机会一般,立刻开口说:“说起来,拉莱耶阁下,您口口声声说将会说服罗罗力特,让乌尔达哈接纳难民,为什么最终没有成功?

    既然没有成功,为什么没有向拂晓血盟回报?拜你所赐,居然让罗罗力特抢了先手,我们现在很被动啊!”

    我被说得一愣,茫然地看了看在场的人。

    劳班抱着双臂,双目微闭。夕雾整个人都蒙在面罩里,双手手指扭在一起。老爷子闭着眼睛,微微仰头。格雷戈尔双目突暴,咬了咬牙,看着我。艾拉正要跳起来拍桌子。

    说来奇怪,我看到艾拉急了,自己反而像被一盆冷水浇下来一样,清醒了许多。

    我赶紧一伸手拦住艾拉,另一只手在桌下轻轻地拍了拍格雷戈尔的大腿。

    格雷戈尔呼了口气,瞪了眼阿尔菲诺,用力地靠在椅背上。艾拉愣了愣,抓着我的手,安静地坐下来。

    我笑了起来,大脑飞快转动起来。不能得罪阿尔菲诺,这是个二世祖,还是个相当了不得的二世祖。如果和他关系搞差了,艾拉和拂晓血盟之间的关系就僵硬了。要忍,用力忍下来。

    我拍拍艾拉的手,示意她放开,将双手按在桌上,用力低头,低到距离桌面只剩一厘米的地步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这是我工作的疏忽,我并不知道拂晓血盟会在难民问题上积极活跃,所以只顾着去向宝金老爷子汇报情况,而没有向拂晓血盟汇报。

    这样的疏失,还请看在我对于拂晓血盟组织的生疏,这次能不能原谅我?”

    我没有听到回应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阿尔菲诺并没有接我的话,而是说到另外一个话题:“在拂晓血盟总部,你曾经说过罗罗力特会询问你关于阿拉米格难民的处理问题的吧?你是怎么回答的呢?”

    被将军了……

    这就可怕了,我甚至不敢抬头,让对面看见我的表情。

    我死死地咬着牙,低着头,感觉手指在桌上颤抖。

    算了,实话实说吧,只要乖乖束手就缚的话,劳班并不会直接将我击杀的吧?

    大不了去蹲大牢好了,啧。

    我光棍地抬起头来,一跷二郎腿,用舒适的姿势,靠上椅背,双手往肚子上一放,嘿地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让你见笑了,我的计划完全失败呀。哎呀,那个罗罗力特真是不可小觑呢。我开始也提出了接纳阿拉米格难民的建议,但是罗罗力特认为‘红叶战争’的影响仍在,民众难以接受阿拉米格难民。

    不过我就很好奇了,我年纪小,没啥感触,见识也狭隘,对‘红叶战争’的事情不了解也就罢了。拂晓血盟的贤人们,知识渊博,见识广泛,为什么就没有人跟我提个醒呢?”

    阿尔菲诺的脸上闪过“糟了”的表情,立刻稳下来:“拂晓血盟没有义务对你的行为负责,你愿意靠向罗罗力特,那就靠过去好了。

    反正你们价值观差不多,都是将人放在天平上称量的无血无泪的家伙,不把人当人!”

    现在不说要求我向拂晓汇报情况的事儿了?你们没义务为我负责,我倒是必须向你们汇报哦。有种你去跟别人说这话去?还不是看着我是艾拉的雇员,觉得我身份低微好欺负吗?

    算啦,只当他口不择言好了,不要反驳。

    我耸了耸肩,看向劳班总帅。

    劳班听到话题扯到阿拉米格难民相关的问题上,他作为一个阿拉米格人,自然十分关注,双眼注视着我。

    “劳班总帅,很对不起。我将对阿拉米格难民问题的解决方案和罗罗力特做了交换。我建议罗罗力特支援阿拉米格复国势力,支持阿拉米格人夺回国土。罗罗力特为这个建议,答应援助多玛难民的开拓工作。

    不论你们信不信,我在罗罗力特面前,并不是持有谈话节奏的那个人。从始至终,都被他掌握了主动。”

    劳班微微低下目光,看着身前的桌面,喃喃出声:“说好听叫复国,说难听叫炮灰吗?”

    阿尔菲诺冲着我怒喝:“拉莱耶!”

    劳班伸出右手,阻止了正义感十足的阿尔菲诺:“这还真是好大一个人情。不论出发点是如何,从结论上来说,罗罗力特同时援助了多玛难民和阿拉米格难民。关键就看两边难民会如何使用这份援助而已。

    从阿拉米格人的能力来说,选择偏向军事方面的援助,也是没办法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劳班抬起头,冲着我笑了笑,脸上的疤痕狰狞地动了动:“更何况,罗罗力特的行为还是积极地为乌尔达哈的稳定着想,无论如何都是没办法责难的。

    那么,拉莱耶,你提出这个建议,是将阿拉米格人当炮灰吗?”

    我摇摇头说:“罗罗力特只是提供援助,并期望看到他的援助能够得到有效的反馈。从结果上来看,如果阿拉米格复国,并采取温和的政策的话,一定是罗罗力特愿意看到的。

    那么接下来就看阿拉米格复**的组织和训练程度,以及指挥官的能力了。”

    潜台词就是你们怎么折腾跟我一点关系也没有,如果无谋地冲上去送死,成了炮灰,也不是我劝的。

小技巧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章节目录,按 ←键 回到上一章,按 →键 进入下一章。

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